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营造一个良好的艺术创作氛围

“他的戏里有你有我,还有他自己,因为他的戏接地气儿、有人气儿。纪念他的最好办法就是唱着他的戏念着他……”

9月19日,从河南走出的央视主持人张泽群在主持《纪念杨兰春诞辰100周年演唱会》时充满感情地说。

戏曲圈泰斗级人物杨兰春的成功不仅在于大量的优秀文艺创作,还在于“他之于三团、三团之于他”脐带相连的关系。

杨兰春为什么被称为“三团之父”?

回到1952年。

刚成立的河南省歌剧团“在地方戏曲的基础上发展新歌剧”。后来,该团宗旨调整为“以传统的戏曲形式歌颂新时代,赞美新生活”,因而创造豫剧现代戏就成了这群“新文艺工作者”经过一段时间探索之后自觉意识到的文化使命。

1953年,杨兰春自中央戏剧学院学成归来后,为歌剧团引入了“斯坦尼”演剧体系,从此也奠定了该团以现实主义为基础的创作传统和演剧风格。至1956年河南省歌剧团更名为河南豫剧院三团,杨兰春一直在该团工作,创作并导演了一批现代戏剧目。

杨兰春的创作实践和精神遗产一直影响着三团的剧目演出风格,剧目也深深打上了杨兰春的烙印。经过多年的历史传承,杨兰春的精神遗产在三团生根发芽并延续至今,在新时期逐渐演变为“三团精神”。而正是在“三团精神”的感召和激励下,才有了豫剧“三团现象”的诞生。

河南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姚金成回忆,20世纪50年代现代戏曾被称为“时装戏”,观众很不习惯,上座也不乐观。但到60年代随着《朝阳沟》《刘胡兰》《李双双》等豫剧现代戏的走红,河南豫剧院三团已经成为享誉全国的名团,现代戏也成为年轻人都会哼唱的“流行歌曲”。广播电台上的豫剧三团名家演唱会,几乎像后来的央视春晚一样,家喻户晓、脍炙人口。这个巨大的历史跨越,就是在一代人的实践中完成的。

杨兰春为三团探明了道路,确定了风格,树立了品牌。

开挂了!三团唱火了“政治戏”!

从《朝阳沟》到《重渡沟》,从杨兰春的精神遗产,到三团精神、三团现象,再到公仆三部曲,三团因为经常承接政治演出的任务,因此也被称为“红旗团”。河南豫剧院党组书记汪荃珍曾是杨兰春的爱徒,三团也是她的“娘家团”,她评价三团之所以独树一帜,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艺术创作上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形成了独特的艺术流派。

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宋丽萍提起新时期以来的豫剧三团说,“继承和弘扬前辈杨兰春的精神遗产,数十年间,连续创演了《红果红了》《儿大不由爹》《倔公公犟媳妇》《蚂蜂庄的姑爷》《香魂女》《村官李天成》《焦裕禄》《重渡沟》《风雨故园》《全家福》等十数部现代戏上乘之作,涌现出汪荃珍、贾文龙等一批优秀豫剧表演艺术家,而杰出的剧作家姚金成、导演张平、豫剧音乐家等的加盟,为三团品牌的做大做强,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三团现象”的内涵是什么,一直以来都是全国戏剧界重点关注和探讨的话题

《朝阳沟》《红果红了》《儿大不由爹》等表现了新一代有文化的青年人改变落后的传统观念,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新生活。《焦裕禄》《村官李天成》《重渡沟》书写了不同历史时期共产党人一心为民、克己奉公的高尚情操和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香魂女》通过20世纪80年代初两代农村妇女命运与心灵的嬗变,传达了中国社会时代前进的步履。《风雨故园》通过对鲁迅与朱安婚姻的描述,揭示了在巨大的社会变革中摆脱因袭传统旧观念与先进文化思想冲突之痛苦与艰难。

而在这些具有深厚时代意义和思想价值的作品中,又各具鲜明的艺术特色,构筑了题材体裁风格样式多样化的艺术形态。如果说《朝阳沟》是一首开拓社会主义农村新生活的抒情诗,《村官李天成》则是展示共产党员带领农民共同致富的拳拳心曲。如果说《焦裕禄》是共产党人鞠躬尽瘁的悲怆壮歌,《重渡沟》便是共产党人带领人民走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豪迈行板。如果说《香魂女》是对告别千百年妇女悲苦命运走向光明未来的深情呼唤,《全家福》则是对当下社会悲剧的冷峻观照与反思,而《风雨故园》更是难得一见的一幅洞幽与清晰的心理现代主义之瑰丽画卷。

中国戏剧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王蕴明评价,三团现代戏将浓郁朴实的当代生活升华为戏曲美的艺术世界。化用戏曲的方法、手段将现实生活生动地展现在舞台上,营造了既生活化又有别于话剧加唱的艺术景观。特别是贾文龙饰演的“公仆三部曲”,充分发挥了其文武全才的技能,较多地化用了戏曲翻跌功夫等传统程式的肢体语言,力求凝练现实生活特定的规范样态。

严肃、认真的现实主义创作态度,也是三团重要的优良传统。

三团演员都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拿到剧本后必须要写人物分析和角色自传,以此强化内心体验和找准生活依据,营造一个良好的艺术创作氛围。

此外,三团还勇于改革。比如,《重渡沟》对戏曲现代戏的探索,该剧定位为“有喜剧风格倾向的正剧”,结构和情节的设置是严肃、严谨的,但人物是活灵活现的,情境是饶有趣味的,给观众带来了富有张力的观剧体验,这种喜剧风格的英模人物题材作品,在当前戏剧舞台上不多见,为“三团风格”又添一笔亮丽的色彩。